您现在的位置是: 汝阳频道 > 汝阳 >

卫星通信市场规模 2020卫星通信行业现状及发展前

发布日期: 2020-07-11 浏览次数:

卫星通信是利用卫星转发器作为中继反射或转发无线电信号的通信方式。近年来,美国、中国和欧洲国家的传统航天企业借助云平台、大数据、天地一体化、物联网、5G等新技术快速发展精细化、个性化的卫星通信服务;一大批新兴商业航天企业及服务也迅速涌现。

卫星通信是利用卫星转发器作为中继反射或转发无线电信号的通信方式。近年来,美国、中国和欧洲国家的传统航天企业借助云平台、大数据、天地一体化、物联网、5G等新技术快速发展精细化、个性化的卫星通信服务;一大批新兴商业航天企业及服务也迅速涌现。

《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中长期发展规划(2015—2025年)》为我国民用卫星通信产业发展指明方向,规划指出固定通信卫星和移动通信卫星并重发展,强化地面系统建设,通过三步走方针,提出“十四五”卫星通信产业目标:新增建设22颗通信广播卫星,其中全新研制的通信卫星有5颗,包括L移动多媒体广播卫星、大容量宽带通信卫星、整星容量超过100Gbps的超大容量宽带通信卫星、高承载比宽带通信卫星、全球移动通信星座科研星等,带动我国卫星通信产业进入快速发展期。航天法立法已经提上日程。2019年4月,根据国家航天局消息,航天法已经列入全国人大立法计划,有望于2022-2025年出台,也将把商业航天发展相关细节列入其中,进一步完善顶层设计。

卫星通信市场规模

随着我国商业航天市场的逐步开放,卫星国家队和许多民营企业纷纷布局卫星互联网星座产业,将带动通信小卫星研制、火箭发射、卫星通信系统终端设备与软件应用市场爆发式发展。2019年,我国卫星通信市场规模达到686亿元。

根据中研普华研究报告《2020-2025年中国卫星通信行业市场前瞻分析与未来投资战略报告》统计分析显示:

一、中国卫星通信行业发展趋势

1、我国卫星通信市场概述

2018年,我国共发射卫星91颗,其中通信卫星4颗,占比为4.4%;2019年我国共发射卫星54颗,其中通信卫星12颗,占比为22.22%,比例快速提升。2018年12月,我国首张国产卫星移动通信终端入网牌照发放,标志着我国卫星移动通信打破国外长期垄断,基本形成了完整产业链。

图表:2012-2019年中国卫星发射数量(单位:颗)

资料来源: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整理

目前我国通信卫星数量占比、卫星通信市场占比都低于全球平均水平,通信卫星规划数量低于美国,未来提升空间巨大。随着低轨宽带通信卫星系统应用领域的不断成熟,以及火箭发射能力逐步提升、成本不断下降,我国低轨宽带通信卫星市场空间有望进入发展快车道。

图表:2019年中国各类卫星发射数量占比按功能分布(单位:颗)

资料来源: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整理

2、国家和地方政策大力推动

“十三五”期间航天领域国家政策密集出台,卫星通信产业发展迎来重大契机。《“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指出,“十三五”是我国由网络大国向网络强国过渡的关键时期,主要从科学规划和利用卫星频率/轨道资源、统筹推进航天领域军民融合、建设陆海空天一体化信息基础设施等方面着力,同时集中突破低轨卫星通信、空间互联网等前沿关键技术,推动空间与地面设施互联互通,构建覆盖全球、无缝连接的天地空间信息系统和服务能力。《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中长期发展规划(2015—2025年)》为我国民用卫星通信产业发展指明方向,规划指出固定通信卫星和移动通信卫星并重发展,强化地面系统建设,通过三步走方针,提出“十四五”卫星通信产业目标:新增建设22颗通信广播卫星,其中全新研制的通信卫星有5颗,包括L移动多媒体广播卫星、大容量宽带通信卫星、整星容量超过100Gbps的超大容量宽带通信卫星、高承载比宽带通信卫星、全球移动通信星座科研星等,带动我国卫星通信产业进入快速发展期。航天法立法已经提上日程。2019年4月,根据国家航天局消息,航天法已经列入全国人大立法计划,有望于2022-2025年出台,也将把商业航天发展相关细节列入其中,进一步完善顶层设计。

地方政府出台系列文件,扶持本地航天产业发展。我国部分省市将商业航天作为重要的战略性、先导性产业,纳入本地发展的顶层设计,积极出台专项政策鼓励产业发展。

传统航天产业基地持续发挥领军作用。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是我国首个国家级商业航天产业基地,2017年正式开工建设,战略定位主要包括围绕新型运载火箭及发射服务、卫星平台及载荷、空间信息应用、地面及终端设备制造等领域,打造世界级商业航天产业基地;打造华中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在商业航天龙头项目牵引下,快速切入航天新材料领域,打造中部地区新材料产业示范区。

上海国家民用航天产业基地是我国第一个国家级航天产业基地,2006年开工,主要包括航天科技研发中心、航天科技产业基地和航天科普基地组成。其中航天科技研发中心定位是打造集运载火箭、应用卫星、载人飞船、防空武器等航天产品研发、研制、试验于一体的航天科技研发基地,航天科技产业基地则以产业集群为目标,发展卫星导航应用和新能源产业,形成卫星应用、航天技术及应用全面发展的产业格局。西安国家民用航天产业基地2008年正式揭牌,以国家战略需求和区域经济发展为牵引,发展航天及军民融合、卫星及应用、新能源、新一代信息技术四大产业,建设特色鲜明的世界一流航天产业新城。

航天特色产业园和科技城等不断涌现。2019年4月,武汉国家航天产业基地卫星产业园正式开工,预计2020年建成,其中航天器智能制造中心的卫星批量生产线建成后,将成为中国国内首条小卫星智能化批量化生产线,有望实现年产百颗卫星的生产能力。2018年3月,文昌航天科技城完成初步规划,致力于布局3大航天科创园、6大航天小镇,发展“航天+”产业,重点打造航天科研及信息产业、航天重装及商业航天产业、航天技术展示交易及服务贸易产业、航天金融产业、航天生命工程产业、航天科普文化教育旅游创意产业等六大航天产业链,现已纳入海南未来“海陆空”发展的三个重点之一。

3、卫星发射运载实力位于世界前列

我国航天基础设施建设能力逐步提升。以航天发射场为例,当前全球主要航天国家已建成或在建发射场共计25个,中国有4个,数量与俄罗斯并列第二位,仅次于美国。

我国航天发射技术跻身世界先进行列。从在轨卫星数量来看,截至2018年11月,我国在轨卫星数量这280颗。从发射数据来看,2018年我国航天发射数据再创佳绩,以全年发射39次位列世界第一,占全球发射总量的30%以上,发射105个航天器(国内95个,国外10个)。我国航天卫星运载装备研制技术不断创新。伴随高端、智能制造技术不断开拓,我国重型运载火箭和新一代中型运载火箭创新研制能力不断突破,形成航天科技集团和航天科工集团国家队牵头,民营企业迅速崛起的发展局面。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研制的航天器质量在全国航天器总质量占比超过80%;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采取“一箭多星”的方式成功完成多次商业发射任务,实现商业发射主力火箭“拼车”和“专车”服务;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完成其中37次发射全部成功(总计39次),展现出耀眼的中国品牌。此外,零壹空间和北京蓝箭等优秀民营企业代表,专注于低成本小型运载器的研制、设计及总装,创新力和影响力不断提升。

4、卫星通信产业链生态基本完备

目前,我国已经基本形成完整的通信卫星产业链,分为卫星制造、卫星发射、运营服务和地面设备制造,产业链各环节不断开拓创新,处于产业成长期。2018年1月,中星十六号高通量卫星投入业务运行,跻身世界先进行列。尤其是2018年1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颁发首张卫星移动终端电信设备进网试用批文暨中国首张国产卫星移动通信终端牌照,我国国产卫星终端实现零的突破,是我国移动通信卫星产业链形成,进入商用阶段的重要标志。

通信卫星研制领域,通过“东方红二号”“东方红三号”“东方红四号”“东方红五号”几代典型卫星平台研发经验积累,我国目前已经能够研制涵盖固定、中继和直播等业务领域,频谱范围涉及S、C、Ku、Ka等各个频段的通信卫星,卫星等级涵盖小型到超大型,成为国际上少数能够独立设计、研制大容量通信卫星的国家之一。

以东方红五号卫星平台为例,自主研发使用电推进技术、网络热管和可展开式热辐射器技术、二维二次展开半刚性太阳翼、全管理贮箱、新一代电源控制器技术、综合电子技术等多种先进技术,卫星平台的有效载荷质量达到1200~2000千克,整星功率达到10000~30000W,相关技术已达国际先进水平,典型企业包括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中科院上海微小卫星研究院等。

通信卫星发射领域,2018年我国卫星发射数量世界第一,发射能力居世界先进行列。近年来,我国卫星发射主要围绕导航和遥感领域,通信卫星数量相对偏少。伴随高通量卫星带动宽带卫星通信蓬勃发展,我国通信卫星产业有望进入快车道,通信卫星发射数量上升空间巨大。

运营服务领域,该环节是我国卫星通信产业规模相对较高的领域,卫星电视直播应用、北斗导航已经形成一定应用规模;伴随天通一号卫星成功发射,卫星移动通信领域将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市场开拓潜力巨大,航天科技、航天科工、中国卫通、亚太卫星、中国电信、新研股份、星空年代、华讯方舟等传统国企和新兴企业均积极开展相关布局。

地面设备领域,国内参与者数量可观,主要集中在天线、移动终端、地面接收站等产品研制和系统软件集成等领域,但核心技术与美国等航天强国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典型企业包括中国卫星、海格通信、华讯方舟等。

5、低轨卫星互联网蓬勃发展

近年来,美、欧等主要国家加快部署卫星互联网,SpaceX、OneWeb、Facebook等科技巨头积极参与,推动形成了全球卫星互联网建设新浪潮。在全球卫星互联网发展推动下,我国制定一系列火箭研发、卫星制造、卫星应用等领域向民间资本开放政策,卫星互联网技术不断创新,应用范围不断扩展,国内知名商业航天公司不断涌现。

我国商业航天后发优势明显。我国商业航天发展起步相对较晚,www.1596.com,2014年11月2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提出“鼓励民间资本研制、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提供市场化、专业化服务”,为我国民用资本企业开展卫星互联网领域技术创新和应用实践探索奠定良好基础,我国商业航天迎来快速发展期。

我国低轨宽带卫星系统建设成果显著。虹云工程、鸿雁星座两个国家重大航天工程2018年相继成功发射第一颗卫星并进入轨道,低轨宽带通信卫星系统建设实现零的突破,我国打造天基互联网迈出关键一步,其中鸿雁星座一期60颗卫星预计2022年组网运营,填补中国目前尚无低轨卫星通信系统的空白。九天微星物联网星座计划于2020年底前部署完成72颗低轨卫星。银河航天计划打造全球领先的低轨宽带通信卫星星座——银河Galaxy卫星星座,建立一个覆盖全球的天地融合5G通信网络。

二、中国卫星通信发展状况

1、卫星通信行业发展规模

随着我国商业航天市场的逐步开放,卫星国家队和许多民营企业纷纷布局卫星互联网星座产业,将带动通信小卫星研制、火箭发射、卫星通信系统终端设备与软件应用市场爆发式发展。2019年,我国卫星通信市场规模达到686亿元。

图表:2012-2019年中国卫星通信行业市场规模(单位:亿元)

资料来源: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整理

2、卫星通信行业供需状况

随着广播电视数字化的发展,高清节目和高清电视广泛普及,以及居民对物质文化生活的要求不断提高,对于广播电视节目的内容质量和观看清晰度也有了更高的要求,广播电视行业的发展方向逐渐向高清、超高清(4K分辨率)和3D方向发展。根据工信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印发的《超高清视频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年)》,到2020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有条件的地方电视台开办4K频道,不少于5个省市的有线电视网络和IPTV平台开展4K直播频道传输业务和点播业务,实现超高清节目制作能力超过1万小时/年;4K超高清视频用户数达1亿;在文教娱乐、安防监控、医疗健康、智能交通、工业制造等领域开展基于超高清视频的应用示范。因此广播电视节目卫星传输的带宽需求不断增加,将成为通信卫星运营行业增长的主要动力。

此外,随着卫星通信带宽和速率的提升,高通量卫星在通信业务中所起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具体在以下几个方面有所体现:

(1)卫星宽带业务

综合考虑各种网络建设成本,由于偏远地区地面网络铺设成本较高,相比而言,高通量卫星在偏远地区的网络建设成本较低,且能提供10Mbps以上的优质网速。由于偏远地区宽带覆盖率仍不能满足用户需求,卫星宽带业务具备较大的市场空间。同时,对于户外赛事、大型活动现场等暂时性宽带需求场景,架设有线宽带利用率低,卫星宽带业务可通过提供短期服务的方式满足此类场景的宽带需求。随着文化体育产业的发展,此类场景需求将不断增加,为卫星宽带业务提供了新的业务机会。

(2)船载、机载、车载通信业务

对于船载、机载、车载等移动体通信业务,由于部分地区不在通信基站覆盖范围内,卫星通信是唯一或最经济的通信解决方式。根据Euroconsult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球海洋卫星通信总带宽仅有66Gbps,而目前海洋船舶及钻井平台共计70万条,每条船的平均带宽不足100K。高通量卫星的发展有利于提高海洋通信能力,以更好地服务和助推海洋经济的发展。而且高通量卫星的大容量带宽、抗干扰性强及终端易于安装满足机载通信的要求,两者的业务发展相互促进,将不断提升机载通信的普及程度。此外,由于高铁途经地区通信基站密度较低,且需在各个基站间进行信号切换,地面通信信号不稳定。高通量卫星更稳定的通信信号和更大的覆盖范围能够为高铁旅客提供更优质的通信服务,有利于满足车载通信的特定需求。

想要了解关于卫星通信行业具体详情,可以点击查看中研普华研究报告《2020-2025年中国卫星通信行业市场前瞻分析与未来投资战略报告》


相关深度报告REPORTS

2020-2025年中国卫星通信行业市场前瞻分析与未来投资战略报告

卫星通信是利用卫星转发器作为中继反射或转发无线电信号的通信方式。近年来,美国、中国和欧洲国家的传统航天企业借助云平台、大数据、天地一体化、物联网、5G等新技术快速发展精细化、个性化的...

查看详情

产业规划 特色小镇 产业园区规划 产业地产 可研报告 商业计划书 细分市场研究 IPO上市咨询